Sometimes, I wish I were an angel. Sometimes, I wish I were you.

关于

【张佳乐中心/双花】曾经沧海



张佳乐走得潇潇洒洒。
第十三赛季一结束,他就召开了发布会宣布退役。
韩文清早在前一年霸图再次拿到冠军之后就转做战队的技术指导。此次张佳乐的离开意味着荣耀老将的全面退隐。台下的记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各种问题纷至沓来,多半和他初入荣耀的时光有关,最后拿到的世邀赛和季后赛的总冠军反倒没什么人关心。他也不很介意,能回答的问题绝不敷衍,不能回答的便直接了当地拒绝,临走的时候终于享受了一把毫无顾忌地开发布会的感觉。
之前在霸图,韩文清和张新杰大包大揽地搞定了几乎全部的记者,张佳乐除了刚转会后被重点关照以外,几乎没怎么发言。偶尔坐在台上也跟没事人似的,拿起话筒基本都是为了打岔。
再往前,他作为百花的队长,每次赛后都是顶着压力直面长枪短炮,尽力维护后辈的那个,搞得他有段时间看到记者就头疼。
多年过去,习惯了在Q市生活的张佳乐解脱了,在发布会上头疼的也终于换成了新闻官。已经答了两个小时,底下高举的手还是没有大幅减少的迹象,张佳乐翘着二郎腿欣赏新闻官忍无可忍的脸,听见那位咬牙切齿地宣布只剩一个提问机会之后开始他的最后一轮幸运者抽取。
他的目光在场中逡巡,落在一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姑娘身上。
总感觉再不让她说话就要憋死了。张佳乐看着那个记者眼睛里的光芒,鬼使神差地说:“啊,那边,对,就是你。”
被叫到的姑娘站起身,第一句话不是感谢得到最后的机会,而是叫出他的名字:“张佳乐,”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请问你有什么遗憾吗?”
张佳乐还没有回应,她旁边的就有人递眼刀过来了。得了两个冠军,其中一个还是世界级别的,他还能有什么遗憾?整个职业圈里混得不如他的多了去了,他再说遗憾别人还过不过了?
张佳乐轻轻一笑,抓过话筒,盯着那个女孩,一字一顿地说,“我没有遗憾。”
“那百花呢?百花又算什么?”她还没有坐下,听到这个回答忍不住冲口而出。那些拼命努力却没有结果的时光难道这么轻易地就被冠军的荣耀抹消了吗?
原来是个百花粉。许多人心下了然,唏嘘不已,也不去追究浪费问题的事了。
张佳乐脸上的笑意渐渐隐没。他仍然拿着话筒,神思却控制不住地跳着回到一切的起点。
西部荒野,他和孙哲平相见,年少轻狂一拍即合像神经病一样说要做组合建战队大杀四方。俩人四处搜刮,好不容易拉来了队员,然后找经理,找住处,比叶修组建兴欣的难度有过之而不及。结果孙哲平家里其实很有钱,还是第十赛季叶修偷偷摸摸告诉他的。
张佳乐那时忽然觉得经年的努力好像也没什么。
繁花血景。听起来就很绚烂很短暂,不是吗?
最后站在领奖台上的百花缭乱和操纵着角色的他,都和曾经叱咤风云的打法无关。这未必不是个好结局。
他直视着那个记者,开口的时候带着他自己都未意识到的郑重:“百花是我和孙哲平创建的,不过那时候我们除了要名震职业圈以外什么都没想。比如战队如何继承,如何发展,都没有。后来他退役了我才有点反应过来,但是解决办法没找对,以为自己一个也能当两个使,拼命三郎似的冲在前面,”张佳乐说着,拿过桌上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我承认,第三次倒在决赛之后我不负责任地逃了,很对不起百花。但我不后悔。霸图对我很好,能和韩队他们一起夺冠,我很感激,”然后话锋一转,“可能很多人都看得出来,我不是个果决的人。我离开了百花不代表我真的能放下它。百花的比赛我差不多每场都看了。于锋和邹远已经是很好的队长、副队了,我相信百花会在他们的带领下越来越好。”
张佳乐说完了,站起身走下台,脊梁挺得笔直。全场的记者目送他消失在门后。
这下是真的结束了。每个人心里都冒出这样的念头。
那个得到答案的姑娘站在一群人中间,突然红了眼眶。
再见,张佳乐。
再见,我们的青春。




张佳乐背手掩上门。
孙哲平站在空旷的走廊里向他伸出手。
他们四目相对,仿佛两个久未相见的老友。
“去吃顿饭?”
“好。”








评论(1)
热度(21)

© 寂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