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imes, I wish I were an angel. Sometimes, I wish I were you.

关于

[K/架空]回首乱山横·第六章(下)


草薙上了车。八田紧跟着跨进来,坐在他身边之后便沉默不语。坂东坐上驾驶位,把吊着左臂的绷带胡乱拆了甩到一边上,打开了自动巡航系统。

“很惊讶?” 草薙瞥了一眼八田,问,“你之前错开了的箱子就是给他们的货。”

八田还是没有说话。过去的一个月里,他被高压水枪喷出来的冰水浇透过,在夹着树根和石块的泥浆里打过滚,还在烈日的暴晒下被迫熟悉了所有常用的武器型号、性能和特点。他因此知道了王赐予他的火焰并不能使他无往不利。

但是那些超越人体极限的训练同时激起了他好胜的心思。他在贴着地面爬行的时候听着自己剧烈的心跳,觉得连身体里流动的血液都沸腾了。

然而,此刻八田想起先前对方首领那个阴蛰的眼神的时候,却又一次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他发现自己仍然没有接受真正的Homra,至少现在没有。

草薙当然看出来了,否则这样一件小事他没必要非自己来交涉,还拉上八田当‘保镖’。计划进行到现在,他已经没有退路留给八田了。操之过急也好,拔苗助长也好,他都必须推着八田往前走。他想了想,拉出中间的扶手,摘下墨镜放进去,然后轻描淡写地说:“Homra可不是什么诚实的生意人。赶快习惯吧。”

八田像被电了一下,僵硬地转过头去看草薙。如果事先编排好陷害交易对象都还被在诚实的范围内,那怎么样才算不诚实?

“物以稀为贵。既然他们觉得以后没有供应了,那我们何必多嘴呢?”草薙闭着眼睛,老神在在地笑了一下——当然是不说一句真话,把麻烦找了,还把钱赚了。

 

|Homra领地内|

“有现货。如果你们需要的话。但是机会不会只给你们一家。”藤岛幸助在老式的电脑上敲出一行字,小心地检查确定没有什么暴露身份的习惯用语之后才按了发送。

“您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他们聊得很愉快,对方显然没有料到他会来这一手。

“竞拍。你们可以出个价。我记下了。” 藤岛直接摆出了条件,字里行间透出的意思很明确:要么答应,要么滚。

和他接触的人倒是很爽快,马上给了答复:“好,我们同意。”

“明天,晚上十一点,拍卖场。货物我交给那里的人代理了。”

知道了货物的代理方,对面也不多啰嗦,直接发了句:“好的,合作愉快。”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干脆利落地结束谈话,赶快去找拍卖场的门路才是正事。

“合作愉快。” 

 

“所以啊,货肯定还是会有的——”草薙接着说, “Homra什么时候缺过军火?但是有多少,卖多少,怎么卖,可就不一定了。”

 

|中心区酒吧|

“我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不然也不会趟这趟浑水,但是,”他停顿了一下,“听说有谁得罪了Homra?” 千岁洋装作漫不经心地敲着桌面说道。脸上戴着面具让他觉得有些闷热。

对面的男人听了这话脸色如常。他只是个中间人。那些组织就算折腾得天翻地覆,他也不关心。

“这事和委托方没关系。让他们闹去。” 

“那就好,”千岁洋一副放心了的样子,换来对方一个不屑的眼神,“我不想刚来就撞上他们。”

“你能保证给委托方多少货物?”

“我有稳定的供货渠道。他们要,我就给。”作为一个“外来的军火贩子”,他这么说的时候底气十足。

这位中间人也不疑有它,接着问道:“好。需要多长时间?”

千岁洋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回答道:“一次性运到不现实。一个月内,每周交付。我只能承诺这么多了。”

“可以。这是定金。”男人随即拎起脚边的一个金属箱子扔到桌上。

密码锁被解开,箱子转了半圈朝向千岁洋。他从善如流地伸手打开了活动扣,看见一层码得整整齐齐的黄金,然后拿出终端扫了一下,确认其中没有滥竽充数的之后,相当礼貌地回答道:“非常感谢。那到时候就要劳烦委托人保证货物和我的安全了。”

“那是自然。”

 

“千岁他们会伪装成Homra以外的人出现在这里,供应少量的武器。‘战争贩子’是个很好的名头。毕竟现在中心区难出是人尽皆知,但想进来发一笔战争财还是不难的——只要有这个资本和胆量。当然,提线木偶就不要来搅局了。其他的区要是参与进来,发展成全国性的战争,就得不偿失了。说的再神,在政府的刻意压制之下,我们也就是地头蛇而已。”

 

|中心区某高级酒店|

 

“您好,这里是您要的红酒。请问您方便开门让我进去一下吗?”

房间门打开了一个缝,里面的男人往外看了看,无奈视野完全被服务员和推车挡住了。

“放门口。”

“先生,我们需要确认您拿到了您需要的物品。给您放在门口不符合规定,请您理解。”

“放门口。你走了我自己拿。”

“先生,我们有规定,必须要……”

“我叫你放在门口!你走了我就拿!听不懂吗!”

出羽将臣听见外面的争吵,拉来浴帘,悄无声息地从关着灯的浴室里走出来,还没忘记把门掩上。这位倒霉的房客正背对着他,和服务员关于怎么拿那瓶酒的问题纠缠不清。一身肥肉一颤一颤的,似乎被气得不轻。

出羽突然往前窜了两步,用左臂牢牢勒住目标的脖子,另一只手抽出腰间的匕首,冲着颈动脉就是一刀。站在外面的服务员适时地阖上了门。血喷出来全洒在了实木门板上。然后他勉强抱住新鲜出炉的尸体,举起它的手摁上指纹解锁。门从里面打开了。服务员若无其事地推着车走进来,对满手血的出羽说:“洗个澡,把衣服换了,怎么来的怎么出去。剩下的交给我。” 

“麻烦你了。” 出羽将臣冲他点了点头,算是致意,然后转身进了浴室。

 

“不过,这么想的也不只我们一家。最高议会里真正掌握实权的不是执政党,是首都派,这你应该也知道。他们必然不想其他区借机壮大他们的势力,更不想让我们跑到管辖范围之外,所以就算暗地里吃了多少闷亏,他们也不会让政府向各区寻求帮助。”

“那我们的目标,难道是……政府?”

“小八田还是很聪明的嘛。要牵制住政府,”草薙忽地睁开眼睛坐起来,把他正在震动的终端递给前面的坂东,“这里当然是……越乱越好。”


评论(2)
热度(5)

© 寂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