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imes, I wish I were an angel. Sometimes, I wish I were you.

关于

[K/架空]回首乱山横·第六章(上)

政府的戒严令没能阻止赤青联盟进一步壮大他们的势力。战争开始的第五天,雇佣兵出身的Eric Surt就将Homra一直藏在中心区外的独立部队通过S4和他们自己的“走廊”带了回来,而政府似乎完全没有察觉此事。

 

|Homra酒吧|

艾利克推开门的时候听到了久违的铃铛声。他抬起头,发现大部分Homra的核心成员都在。

“王。”他走向周防尊,摘下帽子,然后有些别扭地抬起右手,敬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自从进入Homra之后,他就很少做这个动作了。放下手的时候他心里升腾起一种熟悉感。

“辛苦了。”周防看着眼前这个从头到脚包裹在城市迷彩里的青年点点头,说道。

由于处在非战时状态,艾利克并没有穿戴机械骨骼和外挂仪器。灰色制服和黑短靴配上修剪过的浅金色短发,显得非常清爽。站在一边的八田瞪大眼睛,眼神像X光一样把艾利克扫了好几遍。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艾利克刚来Homra时的形象了。这个人天生就该是这副样子。

“走吧。”周防率先迈出一步,挥挥手,示意其他人跟上。

即使已经熬过了近一个月的地狱训练,再度走进地下室的八田仍然有汗毛倒竖的感觉。从拱顶上垂下来的灯泡忽明忽暗。右边的门都敞开着,每个房间里都空无一物。八田把勒着他脖子的高领往下扯了扯,没有解开扣子。这条古旧的走廊尽头连接着Homra地下基地的核心区域,但他也只是听说而已,从没有这样走过。

等到一路左顾右盼的八田转回头,横亘在他面前的是一堵在普通不过的暗红砖墙。他们的王伸出手,按在墙面中间,点燃了火焰。砖墙裂开,一个布置得和八田之前接受训练的地方没有太大区别的房间展现在他面前。很多他都叫不上名字的Homra成员整整齐齐地站在那儿,身上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迷彩服,双手背后,个个都站得笔直。

原本跟在周防尊身后的艾利克小跑几步,到队伍前站定,转身,然后再度举起右手。整套动作漂亮而流畅。并拢双腿的时候,他的军靴后跟磕在地上,发出沉闷又空旷的声响。

“报告,Homra独立部队列队完毕,接受检阅。副指挥官艾利克苏尔特。”

八田没来由地一阵紧张。他咽了咽口水,像艾利克一样绷直了身子,抬起右手吼道:“八田美咲,一队队长!”

“镰本力夫,二队队长。”

“赤城翔平,三队队长。”

“出羽将臣,四队队长。”

“藤岛幸助,五队队长。”

“副指挥官,十束多多良。”

周防尊往前踏了一步,敬礼的时候一改平日的懒散。然后他放下手,目光扫过他的族人,像一头终于从睡梦中苏醒的雄狮。

“指挥官,周防尊。”他低沉的话音落下,像是往一堆干燥的木柴里投入了火星。赤红的火焰一个接一个地从他们身上窜出来,互相融合,渐渐成了一堵火墙。

Homra集结。

 

|S4地下机库|

道明寺目瞪口呆地看着有他两个人高的歼击机在机库左右依次排开。巨大的金属块在人造光源下闪着冰冷的白光。许多机务身着一身深蓝色的连身制服在飞机间穿梭,正在做着试飞前最后的检查。

“这也太酷了!”他没忍住叫出声来,抬腿就要往前跑。

加茂刘芳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了试图往飞机上扑的道明寺的后衣领,把他拖回来,用余光瞄着领先他们半步走在前面的宗像礼司,对他说:“你注意点。室长还在呢。”

“啊,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伏见听见声音从一群机务中间走出来。道明寺发现他脱掉了制服外套,摘下了佩刀,上身只穿着白衬衫和灰马甲。

“伏见先生……”

伏见看了欲言又止的道明寺一眼,没说话,转向宗像礼司。待宗像点头之后,也不管过于激动的道明寺和还在走神榎本、秋山,立刻进入了正题:“战斗机上的系统和之前你们练习时使用的模拟舱系统完全一致。唯一区别就是释放无人机的按键独立于显示屏,在你们的右手边。我把权限打开,你们可以用自己的终端机核实身份,进去感受一下。”

道明寺下意识低头看向别在腰间的终端,然后拔腿狂奔,冲着头部涂有03编号的飞机就去了。天知道他等这一天等了多久!

加茂有点好笑地看着道明寺绝尘而去,拉上仍然沉浸在震惊中的榎本和秋山朝前走去。怎么感觉跟养了三个儿子似的。他一边走一遍感叹。

等该上飞机都走了,伏见又恢复了他惯有的样子:“等他们试飞回来,再做一次调整应该就没问题了。顺便问一句,我可以申请休假吗?在这儿爬上爬下根本就是体力劳动……”

“在参战之前除了指挥系统调试之外的时间你都可以休息,不用特地和我报告,”宗像上下打量着伏见,这孩子又瘦了,“这一段辛苦你了,伏见君。”

“没什么。室长也没有好好休息吧,淡岛副长已经抱怨过很多次了。”

“让她担心了。我很好,从各方面来说。”

“啧,是吗。”别笑了,骗小孩呢。黑眼圈都出来了。伏见在心里吐槽道。

“接下来的任务可是基本上要靠伏见君一个人了,也不要太拼命了啊。”

这下伏见当着宗像的面就翻了个白眼。那还说让我休假?我休得了吗?伏见内心翻江倒海,面上却平静地回应道:“是……那我先告辞了,室长。”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看上去早已做好准备的赤青联盟并没有插手局限在Jungle和非时院之间的战争。白银之王后来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为劝说赤青两族施以援手,他和那两位王谈了不下五次,但是毫无成效,青之王宗像礼司仅仅提出,如果他需要,可以接受他的避难申请。

联合起来的两族拥有绝对不容小觑的实力。他们似乎很清楚,无论是政府还是Jungle,在黄金一族被彻底解决之前,都绝不会来啃这个硬骨头。这恰好给他们提供了行动的时间。

         

 

|中心区某地下赌场|

战前熙熙攘攘、金碧辉煌的赌场即便设在地下,没有在轰炸中遭受太大损失,也难以避免萧条的命运。大厅里的灯灭了大半,就余下一个最大的水晶吊灯还亮着。椅子歪七扭八地躺在地上的玻璃渣和岁墙皮之间。空荡的大厅里不再有此起彼伏的筹码碰撞的声音,仅剩的几个荷官各自坐在桌上,隔着老远聊天。现在还能来这里的人都不一般,决不会在大厅里转来转去,所以他们除非被领班点名叫走,没有什么正事做。

“刚才进去的是Homra的人?”其中一个年轻点的指着旁边通往里间的暗门问道。

“废话,干了这么久你连Homra的副手都不认识?草薙出云,吃人不吐骨头的主。”离他最近的那个荷官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仿佛是在印证这句话,这块地盘的主人正坐在里间自家的沙发上,面对着他挂在墙上的狼头标本,额角的冷汗止不住地往外渗。

“非常抱歉,之前那批货没能按时间交付,是我们的不对。为此Homra已经做出了相应的补偿。但是我好像记得,贵方承诺过在交货的时候负责保证Homra成员的安全,对吧?”草薙出云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礼貌性微笑,轻描淡写地问道。坂东三郎太站在他身后,左胳膊还吊着,松松垮垮的衣物遮不住肩背上缠裹的那层白色厚绷带。

空气一下紧张起来。对面的一排保镖的手齐齐探向腰后,眼神不自觉地投向他们的首领。

 “如果你们不延迟交货就不会有问题。”那位首领的眼睛转来转去,仍然咬住这点,一点松口的意思都没有。

战争开始之后,任何物资都极其珍贵。而偏偏在这个时候,基础交通全面瘫痪,中心区外围的氏族领地不是战火纷飞就是建立了保护罩。大家发现除了Homra延迟交付的那批货,短期内中心区都不会再有武器供应了。既然做不成交易,不择手段地来抢这些货就是各个Mafia得到武器补给的唯一方法了。但是指望探查到Homra的运输渠道显然是痴人说梦,于是各方都会选择在交货时下手。无论下家是谁,都会成为Homra用来搅浑水的棋子,所以已经成为下家的他们唯一的生路就是把责任推回Homra。

“超过合同期限,你们有权拒收。但是你们接受了。”草薙把手伸到烟灰缸上方,抖掉一截还带着火星的烟灰。

八田安静地站在草薙身后,感觉脊背发凉——既然连坂东的受伤都在草薙的预料之内,那这整个计划,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酝酿的?

刚才还准备垂死挣扎一下的首领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很难看。谁都知道,即使要承担巨大的风险,他们当时也不可能拒收——让一个Mafia拱手让出之后参与生死争夺的筹码,不如让他们就地解散算了。

“所以,贵方准备如何赔偿呢?”Homra的二把手吐出一口烟雾,将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一些。

此刻,首领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一早就被“合作方”装了进去。但是事已至此,明知道这是圈套他也不得不跳下去。

“我们一定让他们的头儿跪着给Homra道歉。”他咬咬牙,终于承诺道,随后自暴自弃一般叹了口气。这话说的容易。查犯人的时候必然要开罪不少家族,再加上保下来的那批烫手山芋,他们肯定要成众矢之的。

草薙出云可不会给他反悔的机会,见状马上站起身,示意八田和坂东和他一起告辞:“贵方能如此尽心尽力,Homra十分感激。那我们就等着您的好消息了。再会。”


(未完待续)

——————————————————————————————————

这章有点长,一次放不完,剩下的我五月份再放。金银没有出现就不打tag了。

评论(2)
热度(13)

© 寂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