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imes, I wish I were an angel. Sometimes, I wish I were you.

关于

Widerliche Verhalten in Malmedy


1. 没审判就把衣服扒了只给囚服,又脏又硬好多人因此生病。明着抢了Jochen的全部勋章领章肩章,说是寄给Sigurd结果全私吞了。Paul那个人渣有的时候还会在审问Jochen的部下的时候戴着Jochen的勋章。

2. 牢房里24小时强光照射,看守时不时骚扰。偶尔拉出去关单人小黑屋,一关关五个星期,在里面起码有两天没饭吃,三周不能洗澡。冬天没暖气。46年1月意料之中他生病了,斑疹伤寒。

3. 例行审问前(去的路上也会被打)拿黑布袋子蒙着头先打一顿。他经常还能闻到袋子里的血腥味。被打的同时听着隔壁战友的啜泣和哭号。

4. 辱骂都是家常便饭。

5. 被扒光了被机枪指着恐吓了一个小时。然后肺部感染被送到医院里单人牢房。

6.Jochen被逼得都说:“如果你们能因此放过我的部下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霉菌仍然不同意。Pearl不要脸地说就算Jochen留下一篇有这样内容的遗书自杀了,他也会当庭说Jochen和屠杀无关,把罪责推到还活着的人身上。

7.拿家人威胁他。

8.耍各种手段break their comradeship,弄出霉菌想要的证词。说Gruhle被叛Jochen的都是瞎扯。实际状况是:Gruhle的供词是基于Jochen自己的false confession,他在和Jochen见面前霉菌给他Jochen的版本—Jochen听到Gruhle的供述并且看到Sepp、Mohnke等的供词—Jochen被迫照着Gruhle所说的写证词—他写的证词被用来钓Sepp他们,因为实际上将军们都还没接受审讯。Hillig那个则是给他了Jochen指控他屠杀的文字。但是当时Jochen并不知道,他真的以为Gruhle和Hillig都背叛他了,于是完全放弃了,霉菌让他说什么他说什么。所以其实Jochen也毁了不少他的战友,因为他的证词被拿去指控其他人了。

以上还都是Jochen自己说的,其他人的都没放上来。

—————————————————————————

智障美国佬尤其是Pearl标准的hypocrite恶心死了◡ ヽ(`Д´)ノ Paul就是个强盗土匪和毛子一个德行凭什么审Jochen 啊!心疼死某人了,看见Gruhle和Hillig一起指控他,完全放弃的时候那真是心如死灰的感觉……后来一个人等死的时候想明白了也晚了QAQ

评论(12)
热度(10)
  1. Charité寂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萌菌黑历史汇总主页

© 寂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