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imes, I wish I were an angel. Sometimes, I wish I were you.

关于

【YY片段3】涅槃


走得离光柱越近,宗像越能感觉到德累斯顿石板的跃动,仿佛那即是自己的心跳。毫无预兆地,拖拽他的那股滞涩的沉重感开始流出他的身体,犹如黎明前夕一场盛大的退潮。青色的火焰迅速充盈起来,同他的血液一道奔向身体的各处。

"这倒是不错。"看样子石板不仅赋予了普通人异能,还增强了原有的王的力量。如果不考虑正在迅速恶化的的社会治安状况的话,倒想让这样的状态维持下去,宗像愉快地想着,脚下的步子放慢了些,又恢复了平常悠悠闲闲的模样——至少他不用担心在和敌人交手之前就不得不让善条解决他了。

然后他的指尖猛然倾泻出赤色的火焰,险些烧坏了他的风衣下摆。

"哦?"宗像停下脚步,颇感兴趣地抬起手,端详着那抹躁动的火焰。

他知道伏见也可以使用赤青两种火焰,但那毕竟和他现在的境况不甚相同。他是王,没有哪个王能忍受异端侵入自己的领域,就像正常人的身体不愿接受属于别人的细胞一样——好吧,按理来说应当是这样的。

但事实上,宗像的"排异机制"并没有启动——即使触发圣域的条件已经满足。更离谱的是,霸道的赤焰收敛起破坏的冲动,和青焰缠到了一起,在他血管里跳得挺欢,甚至开始帮助青焰修补他原先因为力量消耗而衰竭的各个器官。

宗像感受着自己身体内部的变化,感叹道:"这可真是……百年难遇的奇观……"

眼下唯一的解释便是,他,青王宗像礼司,被解放了的石板激发了另一种潜在属性,毁灭一切的赤。自己恐怕再也没理由嘲笑那个野蛮人做事全凭本能,脑袋像个摆设了,他有些遗憾地想。

不过不管怎么说,多有一种力量总归是好的,更何况,它还很实用。宗像从风衣口袋里掏出Blue Sparks,抬起另一只手,学着周防的样子点燃了烟,吸了一口。还不赖,他在心里评价道。

"呼——"宗像张口,吐出一个接一个的小烟圈。既然他的力量增强了,那两个王的状况自然也不会保持原样,尤其是启动石板的绿王,自身力量必然会以几何倍数增长。他的手上的鬼牌只有突然多出的赤色力量,胜算只能说是有些许提高,仍然不足以解决两个王。在他思考之时,烟雾一点点弥漫开去,缭绕在他身边,组成了一个起伏的环,似是要把他和周围的世界隔开。

在这烟雾里,他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不甚清楚,像在放一个老旧的唱片:"你可是……宗像……和我不一样……别犯傻。"

周防?宗像再一次转回头去,这次他背后是一栋玻璃碎片正在接连掉落的大楼,一层大厅门口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只有脚步声从他刚刚经过的路上传来,宗像看过去,对上善条刚毅坚定的双眸。

"室长,你忘了这个。"善条举起宗像叠好的那套S4制服,上面放着一柄崭新的天狼星。


---------------------------------------------------------------------------------

猜猜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礼司为什么会听见尊的那句话?

本人脑洞太大拒绝治疗,有人想一起弃疗的可以在评论问我答案。

评论(4)
热度(15)

© 寂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