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imes, I wish I were an angel. Sometimes, I wish I were you.

关于

【K/ YY片段2】如果尊真的来过


周防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像个木桩子一样杵在Homra门口,还没等回过神来,就听见一阵铃响,接着酒吧的门开了,边沿儿直直朝他脸上招呼过来,正中鼻梁。


“啧。”


他往侧边迈了一步,刚好看见罪魁祸首正慢条斯理地走下台阶,从头到脚都是天青色的。



周防下意识地提起拳头就打了过去,然而对方却没有躲开,他的手上也没有击中目标该有触感。



他低下头,看到自己的拳头没入了宗像的影子里,暴露在阳光里的整个手臂都是透明的。



啊,对,我死了。周防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但是他显然没受什么影响,收回手插进兜里就晃晃悠悠地跟在了宗像屁股后面,也不担心被发现。大白天的,爱岗敬业的青王居然没穿制服跑来Homra,这个可比他自己成了鬼魂有意思多了。



然而他的话说得太早了。在周防跟着宗像晃荡过5条大马路,钻过3个小胡同,还兜了俩大圈子之后,他终于意识到宗像该多无聊还是多无聊,即便他死了这么久,也没有任何改观。



下一秒,远处骤然响起巨大的爆炸声,震得他耳膜都疼。周防抬头看向道路尽头冲天的光柱,绿色的,还带着电光,心里感叹了句,说好的鬼没有感觉呢?而且看样子绿王摆开了不得了的阵势啊。宗像七拐八绕了半天,莫不是要找他?



事实上,周防的预感真不是一般的准。



先前一直没停下步子的宗像在他前面站定,盯着那片绿色,自言自语道:“开始了吗?不过这倒省得大费周章去找了……虽然不知道能坚持到何时,就让我飞奔到倒下的那一刻吧。”


“这不像你啊,宗像。”周防脑子也没过便脱口而出,说完发现宗像一脸震惊地转回头,很快又转了过去,抬腿向前走,嘴角带着残留的笑意。



宗像大概是觉得自己幻听了吧,周防无奈地想,这下他反倒不知道该不该再出声了。看样子他错过了很多重要的事,再随意打扰,即便是他,也知道有些说不过去。



犹豫了一下,周防选择了留在原地,目送宗像远去。等路上再看不见人的时候,周防忽然有点后悔刚才没有多嘴说一句——宗像的背影简直就和那时要找无色寻仇的自己,一模一样,带着股要命的决绝。



大楼背后,宗像的剑慢慢在晴空中显出来,虽然离得很远,周防仍然清楚地看到了上面熟悉的裂纹和崩碎掉落的石片。



他该说些什么的,即使明知道那时拎着他领子把他压在地上的宗像都没能说动他,他一个鬼魂更不可能劝回宗像。但是他没有时间了。他的出现,大约是石板解放前期的不稳定造成的。一旦石板的力量大量释放,前任赤王的魂魄这种意外产物……然后他浑身一震,忽地消失在空气里,仿佛根本没有回来过。



你可是要维持秩序的王啊,宗像,你和我不一样,别犯傻。



这话周防尊到底没能说出口。

评论(3)
热度(29)

© 寂溪 | Powered by LOFTER